您当前位置:平台彩票app网 > 平台彩票app

水斗


coinjoos.com 平台彩票app网 2020-09-20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周书浩

  张三与李四结怨,原因是稻田引水生发的纠纷。

  张三的田在上,李四的田在下,两块田一上一下紧挨在一起。春旱,临近栽秧时,也没有下过一场雨。村里的人都指望山上堰塘里那点水能引到自家田里解一时之急。一条水渠由高到低从田坝中间经过,堰塘开闸时,水渠两边的田都能得到灌溉,这也是当初设计水渠时将水渠建在田坝中间的原因。放水时,水渠两边的田同时开挖田埂,水渠的水便流到每家每户的田里,大家都能引到水,平分水。但也有一个不能弥补的缺陷,那就是位置相对较高而且距离堰塘越近的田最先开始引水,近水楼台先得月嘛。位置相对较低而且距离堰塘越远的田最后才能引到水。这是田的位置和距离造成的,非人力可以改变。堰塘水满时,所有的田都能引到水、蓄满水。如果堰塘水少,开闸时,往往是位置较高而且离堰塘近的田及时引水,位置低且离堰塘远的田就无水可引了——渠里的水流到中途就被两边的田分流、截流了,一些村民只能望水兴叹。

  张三和李四的田在田坝中间。整个田坝在一面巨大的斜坡上。天旱开闸,水流到张三田边时,张三见堰塘里蓄水已经不多,估计水流到自家田里不能蓄满,一时便起了私心,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往自家田里引水的同时,也一并将水渠堵了,并亲自在那儿看守。水渠被张三堵了,水只能横向流动,也就是往左右两边的田里流水,下面的田就无水可引。欺人更甚的是,张三把往两边流动的水的另一边也堵了,只允许水往自家田里流。张三的做法犯了众怒,引起公愤,不能引水的村民纷纷指责张三,要求他立即终止这种霸道行为。这些人中,反对最激烈、最气愤的就是李四,因为他的田就在下面,眼看白花花的渠水被截流,不能引到自家田里,他心急火燎,挥起锄头就将张三堵截水渠的泥石挖开,一边挖,一边提醒张三,说堰塘是祖辈人共同打的,水是大家的,你张三凭啥就堵截了独自引水。张三见李四挖渠,前来阻止,两人大打出手。无人劝解,围观者立场上全部站在李四的一边,都暗暗为他加油鼓劲。两人打斗得你死我活,直到精疲力竭才撒手。张三截水没有成功,事后也自知理亏,但对李四恨之入骨。心里想,那么多人,为啥你李四要出个风头与我过意不去、与我为难、与我对着干?你李四体面些吗?张三耿耿于怀。自此两人形同陌路,互不搭讪。

  为了报复李四,薅秧时,张三见李四不在稻田的时候,便将自家稻田里的水藻、鸭脚板草抓起来扔进李四的稻田。扔了这些水草后,张三总觉得没有解恨,便猛然想起到李四稻田里拉屎拉尿,用这种阴损、恶毒的办法亵渎李四。但他很快就意识到,屎尿对稻苗来说是上等的农家肥,这样无异于做好事,便宜了李四。张三自责差点做了糊涂事。

  李四薅秧时,发现稻田里无中生有多了水草,开始纳闷:稻田里的水草咋比往年多?他细心观察,发现一些水草黏附在稻苗上,一些水草漂浮在水面上,明显是有人故意扔进来的。还有谁做这种缺德事?李四首先想到张三。李四到张三田埂上走了一个来回,发现张三稻田里不见水草踪影,李四顿时了然于心。

  李四没有声张,忍气吞声将田里自生的水草和张三扔进去的水草一并抓出来扔在田埂上,让太阳把它们晒死。

  稻子抽穗扬花前,正是需要大量水分的时候。由于少雨,加之天气炎热,每块田的水分蒸发也快,都急需加水。堰塘里已无水可放,每块田只能顺其自然,听天由命,让仅有的浅浅薄薄的一层水养育稻苗,维持现状。这时,李四终于找到了报复张三的机会。夜里,李四趁田野无人,用铁钎在张三的稻田田埂下捅了一个暗孔,张三稻田里的水便开始渗漏,微微弱弱的水直接就渗到了李四的稻田里。李四对自己的做法非常满意,他觉得天衣无缝,就是公安局来破案,就是动用传说中的先进仪器也无法侦破。

  由于隐蔽在田埂底下的暗孔不大,加之蓬勃茂盛的秧苗掩盖,尽管张三天天到稻田观察田里的水与稻苗的长势,也没有发现异样——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家稻田里的水正在悄无声息地渗漏。人人都担心自家稻田的水,日日盼望下雨。几天后,张三又到稻田边,突然发现稻田里水越来越少,稻田里已经露出泥面,稻苗嗷嗷待哺。张三十分着急。他又观察左右上下的田,又特别将注意力集中在李四的稻田里。李四稻田里的水不但没有减少,似乎还有所增加。张三怀疑李四放了自家稻田的水。他沿着田埂翻来覆去地检查,他在田埂走了几十个来回,也没有发现深藏在田埂下的暗孔。

  难道是李四夜里把自家稻田里的水舀走了?他有那么大的胆子?他就不怕我看见?张三头脑里接连抛出连串疑问。亡羊补牢。接连几个晚上,张三藏在田野里,他想看见李四偷水,以此证明自己的猜测。尽管自家稻田已无水可偷,但相邻的其他稻田还有水。一旦发现李四偷其他稻田的水,也就证明自家稻田的水是李四偷了的。可是,接连几个晚上张三都扑空了,田野里无人偷水,他白白地熬了几夜。

  李四偷水无证据,张三因此没有声张此事,自认倒霉。但他心里一直怀疑是李四在捣鬼,这个结打死了,没有办法再解开。张三做梦都是这个事。梦中,他抓住了偷水的李四,正要惩罚他时,却一下醒了。

  因关键时期缺水,张三这块稻田歉收。尽管也收割了,但几乎都是秕谷,也只能用来喂鸡,连鸡也不想食秕谷,只好用磨子磨了,喂猪。

  想起这事,张三心里就有一股火要往外喷。吃饭、睡觉、干活,随时随刻,张三都想杀了李四。他有一种预感,这样下去,总有一天要出人命。

  秋天,张三将这块稻田辟为屯水田。他精耕细作,犁犁深浅适中,田埂也筑得宽大牢实,蓄满了水。他要检验自家的田漏不漏水。因为当年干旱,其他人也把田坝里的田辟为屯水田,未雨绸缪,解决来年缺水的矛盾。

  李四也不例外。

  一面斜坡,从上到下,从左到右,重重叠叠,几乎都是屯水田。天气晴好的日子,天上的白云倒映水田中,天光云影,变幻莫测,一块块屯水田就是一面面不规则的镜子。人行田埂,犹如置身人间瑶池,在画中行走。

  张三无心留意这样的风景,他想的是杀李四的事。

  一日午后,田野静谧,初冬的阳光照耀,一坝屯水田波诡云谲。突然,张三的屯水田里水花四溅,一股水冲天而起,足足有一丈多高,直立田中,欲落不落;紧接着,李四屯水田里的水也涌动着、收缩着,一股水愤怒地喷向空中,形成一根透亮的水柱。两股水左冲右突,纵横往来,时而交融,时而分离,像两个高大的水人在摔跤与厮打。一时,水声喧哗,水流遍地。约莫一分钟,两股水倏地跌落,又分别溶化于张三、李四的屯水田,一时风平水静,水波不兴。除了田埂是湿的,看不出其他迹象。

  这事经目击者绘声绘色讲述,越传越神奇。

  村里的风水先生解释这种现象说,此谓“水斗”。

  实则万物通灵,人有怨,时间一久,水也有仇了。


  
相关阅读
分享
平台彩票app网 版权所有 新
地址:四川省巴中市江北大道状元桥街3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平台彩票app许可证编号:51120190004